当前位置:瓷都科技在线 > 中传打造“云毕业”典礼 借游戏平台还原“校园”

中传打造“云毕业”典礼 借游戏平台还原“校园”

  中国传媒大学师生携手,游戏中1:1还原学校场景,用《我的世界》打造“云毕业典礼”

  中国传媒大学师生携手,游戏中1:1还原学校场景,用《我的世界》打造“云毕业典礼”

  中传打造“云毕业”典礼 借游戏平台还原“校园”

在游戏中搭建的位于学校南门前的地铁八通线传媒大学站。

  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一专业在游戏中的毕业红毯现场。本版图片/受访者供图

  正值毕业季,受疫情影响,大多数高校毕业生都无法像往年那样返回校园参加毕业典礼。昨日,中国传媒大学的一场云毕业典礼备受关注。为进一步满足毕业生走毕业红毯这一愿望,该校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在游戏《我的世界Minecraft》中1:1还原了像素风校园并向全校同学开放,让每一位同学都能参与其中。

  其实早在几天前,一场被网友称为“霍格沃茨”式毕业典礼已在网上蹿红,那就是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两个专业的毕业典礼。向讲台上的老师扔雪球“哄台”、走红毯时“飞来飞去”……这些意想不到的场景都出现在这场特殊的毕业典礼上。

  对于活动的走红,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副教授、本次活动的主策划孙国玉表示很开心。她说,在游戏中和学生并排站在一起的那个瞬间感觉特别温暖,“我们本人在哪儿无所谓,至少游戏中那一刻我们在一起。”

  十余人组队“施工” 1:1还原校园

  “在《我的世界》中1:1还原学校场景的想法早在2017年就有了。”中国传媒大学2016级数字媒体艺术专业应届毕业生、本次活动学生负责人王祚介绍,当时一名同学觉得在游戏里还原学校场景很有趣,就尝试着还原了1/5,后因为一些原因搁置了。

  今年五月,毕业“云”答辩结束,受疫情影响,学院本应举办的线下毕业展无法正常举办。在商讨以什么形式做线上毕业展时,曾被搁置的这一项目又被提上日程。确认可行性之后,学院的老师几乎第一时间同意了该项目,并将此命名为MCUC项目。

  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副教授孙国玉是本次活动的主策划。孙国玉说,学院一直鼓励学生自己设计毕业展,只要内容不出格,符合我们的专业气质,我们都会支持。

  MCUC团队“迅速集结”,包括学生、老师在内的十余人组成“施工队”,负责在游戏中还原校园场景,近十名学生、志愿者组成宣发团队,负责项目的宣发和推广。

  想要1:1还原学校场景,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除了学校内的教学楼、宿舍楼、操场等之外,团队还打算将学校周边的街道、地铁站全部还原,想要做到“站在学校任何一个角落往外看都是要有风景的,不能是一片空地”。

  王祚介绍,1:1还原要充分考虑比例等问题,因此他们参考卫星图来确定各个建筑之间的“关系”,再借助街景地图还原建筑细节。由于学生都不在校,只能拜托老师帮忙“到处拍照片”,再根据照片完善建筑的细节。

  “施工”过程并不那么顺利。在完成大概4/5的时候,团队发现学校内一条贯穿南北的路“修歪了”,“我们四五个人从晚上六点开始排查问题,检查建筑比例,进行修改,一直到第二天凌晨才修正成功。”

  从5月21日提出想法到6月16日第一天直播,MCUC项目从策划到实现仅用了不到一个月。

  20多天的时间里,“施工队”成员每天都要耗在游戏上,花费数十个小时还原学校场景,仅王祚一人,前期游戏时间就达到240个小时。

  学生红毯上“飞来飞去” 老师发言被“围观”

  直播在6月16日上午和17日下午举行,按照计划,MCUC项目将以网络直播形式,呈现毕设展、毕业典礼和走红毯三个环节。

  “列车运行前方是传媒大学地铁站。”6月16日早上9点,直播从游戏中搭建的北京地铁八通线传媒大学地铁站开始。

  王祚介绍,为了让大家有一个较好的代入感,当天先是把游戏中的人物“关”在了地铁中,然后统一开门,从地铁站下车进入学校。

  主持人带领游戏中的同学从南门进入校园。在学校小礼堂门口,同学们领取完学士服进入小礼堂等待毕业典礼召开。

  “在小礼堂门口,我们用谐音梗设置了一个NPC(非玩家角色)‘薛师傅’(学士服),自动为大家发学士服。虽然一再强调按右键找他领学士服,但总有同学按左键‘殴打’薛师傅,导致当天薛师傅‘死’了很多次。”王祚说。

  领完学士服,毕业典礼正式开始,首先以视频模式展映了12组同学的毕业作品,随后孙国玉老师上台发言。

  “终于到我发言了,从地铁站开始我就总‘挨打’,也不知道是谁打我。”孙国玉上台后说。“三年前,根本想象不到我们会有这样一个特别的毕设展,真的感慨万分。”

  本应严肃的发言环节,在游戏中变得“非常混乱”。孙国玉在台前发言时,不时有同学上台“围观”。有的老师发言时,整个房间都在“扔雪球”,还有同学把雪球扔向台上的老师。

  “要是游戏中能扔纸飞机就好了,这是广院(即中国传媒大学)以前哄台的传统。”孙国玉介绍,哄台是广院一著名传统,即无论是谁站在舞台上,都可能“换来”各种嘘声和纸飞机。

  随后,伴随着校歌和主持人解说,约四五十组同学走了毕业红毯。走红毯过程中,有老师为每组同学拍照留念(截图)。“大部分同学都穿着学士服走红毯,也有同学穿着奇装异服,比如打扮成流量明星、政客等。”王祚说。

  走红毯环节也“状况频出”,老师不时提醒“请同学们不要在红毯上飞来飞去”“请这位同学不要拆红毯”……

  仅6月16日上午的直播,就有200多人参与,B站和微博直播有5万多人观看。

  孙国玉说,在外人看来这样的现场可能比较闹,“但我们还是很适应的,我们师生平时就是朋友关系,可能会有代沟,但地位是对等的。”

  项目未结束 已永久保存或将继续更新

  直播中有一件事让孙国玉印象深刻。因为紧张,她忘了找“薛师傅”领学士服,一名学生就偷偷跑到她身边提醒她,并把自己的学士服扔在孙国玉脚边,让她捡起来赶紧穿上。

  “我用最快的速度右键点击穿上,就上台发言了,”孙国玉说,“现在想想,当时挺紧张,也特别有趣。和学生并排站在一起的那个瞬间,感觉很特别也很温暖。我们本人身处在哪儿无所谓,至少游戏中那一刻我们在一起。”

  对于直播的走红,孙国玉表示很开心,“这样的一种形式不单被年轻人认可,也被互联网中很多不同年龄段的人认可,恰恰说明了疫情隔离期间,大家都有很强的社交需求。”

  看到MCUC项目被大家欢迎,王祚感觉“活儿没白干”。“用这样的方式给大家带来快乐,非常开心和感动。我们只是开了一个头,希望同学们在疫情下别太悲观,多发挥自己所长总会有替代的办法,让一个可能是遗憾的地方变得格外有纪念意义。”

  疫情下学生们的创作激情、积极努力的状态让孙国玉特别欣慰。她说,如果满分是100分的话,她想给150分,“100分是给项目的完成度,另外50分是给意料之外的效果。”

  直播的结束并不代表MCUC项目的结束。孙国玉介绍,中国传媒大学的大数据中心已将学校的模型放到服务器上永久保存,并且免费对全校开放。此外,MCUC项目还进一步细化校园内部情景,推出“云上红毯”活动,作为全校毕业典礼的互动环节之一向全校同学开放。

  “现在的MCUC校园只是1.0版本,后续可能还有2.0、3.0版本,一定会比现在越来越有生机、越来越有趣,应用范围更广,和真实的校园之间联动性、关联性会更强。”孙国玉说。

  新京报记者 徐美慧

【编辑:刘欢】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