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瓷都科技在线 > 看不清彼此的脸,但我们的心始终相连|天使日记

看不清彼此的脸,但我们的心始终相连|天使日记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有这样一群和死神赛跑的人,他们是父母,是妻子,是丈夫,是儿女……但在疫情面前,他们是身着白衣战袍的“天使”。中国之声《天使日记》第三十四篇,记录“白衣天使”们的工作日常,捕捉“战疫”最前线的点滴感动。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有这样一群和死神赛跑的人,他们是父母,是妻子,是丈夫,是儿女……但在疫情面前,他们是身着白衣战袍的“天使”。中国之声《天使日记》第三十四篇,记录“白衣天使”们的工作日常,捕捉“战疫”最前线的点滴感动。

  2020年3月1日 天气阴

  我是武汉市汉口医院呼吸七病区护士长冯岳湘,今天是我加入抗疫一线的第41天。 今天,我所在的病区有一位90岁高龄的刘奶奶治愈出院了,她拉着我的手和我道别,对我们医护人员表示感谢,还鼓励病友们要有战胜病毒的信心。

冯岳湘和刘奶奶

 

  刘奶奶是因为乏力、气促3天,于2月18日被家人送到我们医院急诊科,诊断为病毒感染,收入我们病区。刘奶奶有慢阻肺二十余年,高血压十余年。住院期间,我们给予老人吸氧、抗病毒、抗感染、控制血压、加强营养支持等治疗。期间老人牙齿不好,有很多食物吃不了,我们就专门给老人定制了一些易消化的软食,稀饭、蛋糕、牛奶、营养粉等。经过12天有效对症治疗和精心护理,老人临床症状得到有效控制,体温正常,并连续3次核酸检测阴性,CT显示病灶明显好转,目前刘奶奶精神状态良好。这让大家非常开心,给大家战胜病毒又增添了一份强心剂。

  2020年3月1日武汉

  3月的第1天,天气……我现在刚下班,在一个小黑房里,我还没有看到天气。 我是武汉市中心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护士长黄卉,我们医院距离华南海鲜市场基本上就一站路的路程,所以最早的一批(新冠肺炎)病人基本上都是在我们这里就诊的。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是忙得天翻地覆,和平时比起来的话工作量也翻了好几倍。

黄卉(右)和同事

  在这种情况下,每天工作结束后,我也必须在群里面问大家的体温,身体有没有异常。看到大家一个个说正常,我才能放下心来。然后再就是将我们出院的病人对护士的感谢、表扬,我也会在那个群里面进行一个点名表扬,我想这也是一种鼓励和动力吧。

  2020年3月1日 武汉我叫刘菲,我是来自武汉市肺科医院ICU的一名护士,今天是我抗击新型冠状肺炎的第60天了,从上个月28日浙江医疗队驰援我科起,我们陆续迎来了武汉中心医院的护理同仁以及来自内蒙古和海南的伙伴。 因为有了强大的支援,我们原来的团队才更加合理地分管病人,才可能多一天休息。记得有一个阿姨刚进来的时候氧分压特别低,情况危急,我们迅速配合进行气管插管,还有呼吸机辅助治疗。当时,支援老师也是刚刚到就参与了抢救,这个病人呼吸情况,终于有好转,现在这个病人氧分压已经150,给氧浓度也从最开始100%,慢慢减到40%。希望这个病人早日脱离呼吸机,早日恢复健康。 马上有老师要换防了,可能下次休息完就不是我们这一小组了,为了特殊时期的革命友谊,交完班后,我就张罗大家在自己的防护手套上各写一个字,拼成了这样一句话“感恩有你,承蒙遇见,加油!”尽管身穿防护服、带着口罩,看不清彼此的脸,但我知道我们的心始终相连。

刘菲和同事们的的手

  3月1日 多云 武汉

  我是军事医学专家组成员黎浩,来武汉已经35天了。前些日子,我在媒体上看到老家咸宁通城出现了新冠肺炎疫情,心里有些焦虑。我既担心家乡的疫情防控情况,也担心在县人民医院当护士的小妹。我从家人那里得知,从事新生儿护理工作的小妹已经自愿报名,准备参加医院感染科新冠肺炎患者的护理工作。说实话,知道这个消息后,我的心情特别复杂,很心疼。但是真心为小妹感到骄傲。

黎浩的小妹黎欣

  在和我的小妹夫通电话时,他说小外甥女在家里很听话,也学会了做一些简单家务,这让我和小妹放心很多。现在,我和小妹俩人都战斗在疫情防控的最前沿。我们要一起努力,战胜疫情,让家人看到平平安安的我们。

黎浩和战友们

  3月1日 湖北荆州 天气晴

 

  我是海口市人民医院全科医学科护士胡馨玥,目前在荆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支援。随着治愈的病人越来越多,终末消毒后,将原本二楼的剩余病人并至了三楼,保证了每个房间都有玻璃窗,方便护士观察病情。

胡馨玥

  前几天值班时,隐约听到阵阵哭声。急忙赶去病房,发现40床阿姨躲在被子里哭泣。阿姨知道在病房不能大声哭泣,因为病人大多处于单间隔离,在长期的压抑下,一点点负面情绪传出去,都会引起他人共鸣,不利于其他患者的心理康复。听到我们来了,她起身坐起来,戴上口罩又捂上了嘴巴,尽量控制情绪,但从眼睛里溢出来的难过,还是让人揪心。大约安抚了20多分钟后,阿姨慢慢平静了下来。原来,她本应和今天已出院的9名患者一起撤离,前一天还很开心地跟医护人员道谢,结果今早得知,复查的核酸检测阳性,暂时不能出院了。

  经过一个下午的劝慰,快下班的时候查房,40床阿姨的情绪已经好转,开始跟着视频跳操了,我深深地舒了一口气。阿姨,希望下一次看到你的眼泪,是喜极而泣的泪水。

  3月1日 湖北荆门 天气多云

 

  我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重症监护室护理刘福伟。一天没有带手机,回来微信消息提醒已经是“99+”,和家人、爱人、朋友、亲人报备平安后,开始今天的日记。

  从无到有24小时不到建立一个符合收治条件的ICU,前期的培训、动员,忙忙碌碌,等到正式踏入病房,反而平静下来,我只是换了个地方上班。可当第一班下来的时候,太难了,患者病情太重,这场战疫并不好打。

刘福伟

  今天已经是我在荆门第一医院持续战斗的第19天,看着危重患者撤除ECMO,拔掉气管插管,转危为安,看着转院过来饱和度只有40几的患者如今转轻症即将出院,万语千言都抵不过一句“谢谢”。虽然目前危重患者依然很多,但我也有信心守好防线,战胜病毒。

  2020年3月1日 武汉

 

  我是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肺部肿瘤科副护士长刘丽峰,我们医院第四批支援湖北医疗队这次来到武汉,接管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重症病区。

  去年10月,我在北京参加了一轮近三个月的中华护理学会呼吸专科护士培训,同学们结下了深厚情谊,培训结束时大家相约,今后有机会一定会去彼此的城市再相聚。其中一位同学方燕红就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工作,没想到这么快就与她重逢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

  本以为我们会一起在中南医院工作,她却告诉我,自己已经调往雷神山医院,而去年我们培训班上近半数的同学们,也已经陆续来到湖北支援一线。我们没能多聊几句就只能匆匆道别。

刘丽峰和同学方燕红

  这是一场特殊的同学会,虽然在各自的岗位上忙碌着,不能一一见面,但同学们能相聚汉江之上,携手克时疫,并肩除阴霾,真的太有意义了。

  2020年3月1日 武汉

  我是四川省第9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彭州市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医生张帆,这是我来武汉的第10天。

  刚来武汉,穿戴好防护服、隔离衣、护目镜等全套装备的瞬间,真的有种“窒息”感,说不紧张是假的,我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做了几次深呼吸后,我跟队员一起,走进武昌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看到躺在床上生命垂危的病人,我的紧张已经烟消云散。

  病房里大多都是昏迷患者,有一位清醒的老大爷让我印象深刻。他看到我们到来,像是鼓足了全身的力气给我们竖起了大拇指,从他满含情绪的双眸里,我深深体会到他的脆弱和希冀,更燃起了我和病毒斗争的信心和勇气。

张帆和患者

  回忆这一天,呼吸频率从快到慢,从紧张到平静,全身的衣物粘腻地粘在皮肤上,护目镜里的汗水更是成股地流淌。可是在汗水洗礼的护目镜下,我看见了希望。

  总台央广记者:李行健、左艾甫、凌姝、谭淑惠、朱永、李欣、贾宜超

 

 

 

 

【编辑:田博群】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